Mercury's Blog

   馬兒可以: 最專業的不專業部落客

瑞士走了幾座山-羽量級瑞吉山

Published on 8/10/2017 11:53 pm by Mercury

[臨時更改行程]

從波登湖上車之後原訂前往蘇黎世(Zurich),但因時間恐怕來不及,只好跳過蘇黎世直接前往琉森(Lucern),倘若硬塞行程時間上會很趕,是不得已的決定。

離開德國前先到亞拉(Aral)加油站加油,接下來是長途的車程,由於高速公路會經過奧地利,而奧地利及瑞士的高速公路都不像德國是免費的,所以需要在加油站購買通行證並貼在車上。

瑞士的通行證我買的理所當然,但是奧地利的通行證我可就有點不甘心,因為高速公路只是經過奧地利而已,就必須買一張最便宜的短期通行證,台幣將近一千元,如果有休息站我就下去上廁所,可惜那段路連休息站都沒有。

賭性堅強的人可以不買通行證,只要不遇上警察就沒事,但若遇上了罰款不低,我的運氣差還是照規矩來好。

如果租車公司的車上面已經貼了通行證,表示之前租車的人已經買了,真是租到賺到,只要確認還在期限內就能用。

我們租的車只有最上方那張不知哪的通行證,中間的奧地利通行證及最下方的瑞士2015年度通行證,都是我在加油站購買貼上,下一個租到這部車的人,如果要到瑞士就省了一筆錢。

右圖兩個箭頭中間構成的高速公路路段,就是我們開過奧地利境內的距離,大約10公里,算起來每公里要百元台幣過路費。

[昂貴的停車費]

一路上開到瑞士都還算平穩,不過瑞士的高速公路不像德國那樣開闊,我們走的路段都比較窄,有的雙線道而且也會塞車,跟台灣的高速公路相比差距就沒那麼大。

由於臨時訂的旅館還不知道特約停車場的位置,就先到附近購物中心的地下停車場停車,這停車價目表實在很貴,而且白天是停越久越貴,看完不由自主加快腳步,趕快Check-in才能移到免費特約停車場。

後來要移車的時候,發生了一件糗事,我身上沒有瑞士法郎CHF的硬幣,原本以為用不上現金就沒換,第一次在停車場按出口的HELP鈕,工作人員請我步行一公里到另一家飯店去換,流了一身的汗才完成停車。

[Rigi 瑞吉山]

來瑞士就是要看山湖景色,這點跟台灣有點像,隔天我們一早就前往纜車站準備登上瑞吉山,在瑞士高山群之中,瑞吉山大約1800公尺的高度算是很普通,但是由於山頂的景色能夠一覽阿爾卑斯山脈美景,1868年英國維多利亞女皇選定此為瑞士渡假的一個重要景點,而聲名大噪,也有了「山中皇后」這樣的美譽 (the Queen of the Mountains).

對我們來說最重要的是,瑞吉山除了可以健行上去,與周邊各個城鎮相連性很好,可以搭配遊船、纜車及登山鐵道,不用費甚麼力就可以攻頂了。

一早我們就開車到纜車站,準備從半山搭纜車接駁火車上去,這個走法對我來說順路又方便好停車,加上遊船對我們吸引力較低,就決定搭纜車了。

停車場看過去就充滿湖光山色了,且停了一整排的露營車,以車為家好像也是不錯的玩法。

買坐到山頂的全票,票價不便宜,為了能偷懶及兼顧小孩,一定要坐到山頂。

全票是可以當天無限次搭乘,對於想走遍所有支線的人很好用。

纜車很大,我們是推著嬰兒車上去的,空間上不擠但是人也是滿滿的,纜車裡有很多年紀大的銀髮人士,可見登瑞吉山是很輕鬆的。

纜車一下就把我們拉到1453公尺的高度,出了纜車站走了一段隧道接到登山火車站,在月台等車準備再往山頂走。

在排隊的時候,一位老太太看著我兒子,笑著用英文問我他叫甚麼名字,一下子我不知道該馬上幫他取一個英文名或是直接取用湯瑪士小火車的角色名,只好直接告訴她中文名的英譯,只是她大概害怕發中文的音,聽了之後就帶著笑容回頭跟老先生說話,然後感覺她害怕再跟我們交談慢慢走遠,或許她以為我們是居住當地的華人,後來發覺不是又怕溝通不良吧。

不同支線出發的車廂顏色都有所不同,有藍的也有紅的,但是這類景觀登山火車窗戶都很大片,方便遊客賞景。

每個車站都能見到步行上山的人,或是騎登山單車的騎士來休息,根據不同的強度登上瑞吉山的選擇也不同。

隨著火車越爬越高,景觀也就越來越好,越來越像以往曾在台語伴唱帶出現過的景色,視野非常好。

瑞吉山的景色是全景的(Panorama),就是無論坐在火車哪一邊的窗戶都有景色,不必搶某一邊的位置,其實人也不多,火車行進其間都能輕鬆的看。

載我們到最頂點Rigi-Kulm的火車,我兒子趁亂還喝了一瓶奶。

下了車後往上一看就是Rigi-Kulm Hotel跟電波塔了,爬上電波塔等於是攻頂的意思。

如果有人有膽爬到最高點,那就真的是瑞吉山最高點了。

走到頂端回頭看就能看到阿爾卑斯山脈,雖然天氣晴朗但是能見度卻不好,遠方的山線都被白霧擋住,倘若冬天來據說白雪覆蓋的景色更漂亮,但我們比較適合夏天來,除了太陽稍微大一點其他都很舒服,也不用穿太厚重的衣服,只要注意多喝水就好。

由瑞吉山當作我們瑞士的第一個山景,也是一個符合邏輯的開始,因為接下來會越走越接近阿爾卑斯山脈,先由遠遠的瑞吉山看過去,有一種探勘路線的意味在,把觀光客講的好似專業登山家一樣,絕對是我誇大沒錯。

歐洲人在山上從事的運動很多元化,飛行傘這類台灣比較少見,但瑞吉山很多人在玩。

在地登山客(左)與東方遊客(右),東方遊客部分大家應該很容易猜到國籍。

電波塔的位置更高,而且他有樓梯可以上去,若你真的想嘗試爬上竿子頂端則沒辦法,往上的門鎖起來了。

瑞吉山剛好位於琉森湖跟楚格湖中間,所以除了阿爾卑斯山脈也同時可以由上往下觀察城市與湖泊的共生樣貌,看起來很舒服,就算房子多的一邊,也不會太突兀,沒有高聳的建築或是太不搭的華麗民宿。

山上也有台灣常見的投幣式望遠鏡,這還真是全球共通點,連摩納哥王宮旁也曾看過,但其實大片的景色比起望遠鏡看起來更舒服,雖然那天我們運氣不佳空氣通透度沒有很好。

登瑞吉山的輕鬆不言可喻,我們看著湖景之後就準備下山,當然這不是唯一登山的行程,但這絕對是最輕鬆的,不管是事前的規劃上或是之後的驗證,在瑞士的山行回憶裡,都是小菜一碟,輕鬆寫意的羽量級。

在下山的登山火車上,由於我一時心情放得太輕鬆,忘記跟纜車站接駁的火車站是哪個,跑到車頭問列車長,她看了我們一下問我們從哪裡來,我說台灣,她直接用中文回答我:「我在台灣待過一年,我去那邊受訓。」

真是令人意想不到,這位列車長是位女士,她的中文聽起來是來台灣才學的,簡單問了曾到阿里山受訓,由於她正在車頭工作我們也就不方便多談。也多虧他我們才沒有下錯車站。

[卡貝爾橋旁的瑞士鍋]

下山開車回到琉森,才得以真的開始在琉森探索,包括垂死獅子雕像,馬克吐溫說這隻描寫瑞士傭兵的獅子是全世界最悲傷的獅子。

當天我看它時也有點悲傷,除了被非常多的日本觀光客包圍外,時間不對剛好獅子被樹影擋住,怎麼都拍不好。

另外卡貝爾橋也是琉森一個景點,它是目前歐洲最老的木造廊橋,橋名原意教堂橋,因為他連接羅伊斯河的兩岸,北岸有一座聖彼德教堂。沒看過卡貝爾橋等於沒來過琉森,算是琉森的地標,羅伊斯河上有許多天鵝,光線好的時候搭配起來拍照很漂亮,可惜我們只能速速拍照,因為肚子餓了想提早吃晚餐。

走上卡貝爾橋往車行的橋望去,快門按下正好一隻鴿子飛過。

雖然登瑞吉山毫無難度可言,我想曬太陽也是會餓的,早早下午四點就想吃晚餐了,來到卡貝爾橋邊吃晚餐是再適合觀光客不過了,雖然旅客人潮洶湧,價錢也貴但是瑞士其實物價都很高,在琉森要吃頓便宜的晚餐幾乎不可能,那就在橋邊露天吃也是不錯的體驗。

沒到瑞士前就聽說瑞士起司鍋非常好吃,這次就點起司鍋來試試,平常吃潛艇堡我喜歡加起司,這一鍋口味猜測不會差到哪裡,上千元台幣一家人吃,還可以。

點了馬鈴薯跟香菇搭配料的組合,應該是相當安全的選擇,孰不知來了之後我們發現裡面有加酒,而且每個人沾了起司吃了一口,都露出不好吃的神情,想像中那些香濃或甘甜都一瞬而逝。

我問了服務生,她說店裡的起司鍋全部都有加酒,我問她喜歡吃起司鍋嗎? 雖說她是本地人但根本不吃起司鍋,我想該不會店裡的廚師也不吃,卻專門料理給觀光客吃吧。

連瑞士人都不一定吃的瑞士起司鍋,著實讓我嚇一跳,我們台灣人就算不是天天吃,至少珍奶跟雞排人人也都吃過,我希望往後有機會讓我對起司鍋的印象翻盤才好。

此外,坐下來後才發現,在羅伊斯河旁吃飯,蜜蜂蒼蠅也蠻多的,環境不是非常好,我建議不要坐露天河邊坐,坐店內就可以了,但須注意不是每間店都有空調。

看來這種愉悅的河邊晚餐,只能有機會到義大利的時候再試試看了。

沒關係,晚餐再怎麼不如預期也能吃飽,吃完後沿著羅斯河岸稍微逛逛,一路走回旅館休息,看看琉森的景色也很別緻,雖然夏天還是熱了點。

聖彼得教堂正在整修中(左圖)及正在拍婚紗的新人(右圖)。

從瑞吉山歸來只是山行系列的熱身(我知道熱的長了點),隔天按照行程將走進階一點的路線,我們住的旅社沒有空調,雖提供免費冰塊可以一直喝冰水,但還真的不大好睡!

Comments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comment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Powered by WordPress